【all金】just kids 5.4

在前面说好了,ooc严重瞩目。
在外游荡还要心顾天下估计只有刍爸爸了。我看你们一直喊我城太太是不是不会打那个“刍”字啊哈哈哈,修仙到走火入魔,基本炸掉,一般在凌晨晃的小天使才能抢首杀
————————————————————————

安迷修自从可以记事开始,就从来没有过父母这个概念。他是被一个流浪汉带大的,流浪汉却奇怪地要求安迷修叫他“师父”,安迷修不明所以,就乖乖地叫了好几年。

后来流浪汉病重,实在没办法再带着安迷修了,于是只能把他送进孤儿院。

这个城市被抛弃的孩子很多,安迷修和神近耀就是在里面认识的,安迷修觉得神近耀很无趣,他一直以为不爱说话的神近耀是个哑巴。出于善心,他才处处帮着神近耀。

神近耀是最先被领走的,安迷修一大早起来就发现睡在一旁的神近耀不见了。他跑去问管理员,人家一脸不耐烦地摆手支开安迷修,像这样没权没势的底层人民送进来的孩子,他们是不会多看一眼的。

安迷修感到了工作人员对自己的冷落,于是很少和别的孩子们参加活动,他不怎么喜欢在孤儿院里边吃饭,因为分到他的时候只有寥寥几根青菜和完全看不见的肉末,太阳还没下山,他就早早地趴在床铺那里占床位,半夜把试图爬上自己床的小鬼给踢下去。

周末的时候他总是跑上街,爬到广场的雕像上去坐上一整天,对着逐渐落下去的太阳叹气。

周末晚上肯定会被别的小鬼占去床位,他就跑出去睡公共的长椅。

直到有一天,他看见一群背着书包的小孩子从他面前欢笑着跑过去。他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还有跟他不一样的孩子,他们比自己幸福多了。

要是可以去幼儿园,是不是就不用再待在孤儿院这么长时间了呢。

他去问在厨房里面打下手还一直偷着给他塞面包的小姐姐安莉洁,要怎么样才能去幼儿园上学。安莉洁心疼他,帮他去劝说主管的阿姨,阿姨告诉他,学费得自己赚。

城市里不允许雇用童工,安迷修只好去捡点富人家刚用了几次就丢掉的物品,拆开之后拿里面值钱的小零件去卖。安莉洁手巧,给他做了一些小饰品,他可以拿去卖给孩子们。小孩子见多了高级货,对这种廉价又精美的小手工特别感兴趣。

一出手就是几百元。

安迷修很快就挣得了一个学期要的学费。

没想到这点钱给管理员扣了去,一边骂说安迷修费了他们多少布吃了多少米,好不容易学会挣钱还摆着个臭脸对养他的恩人,一边用手指沾着口水一张张仔仔细细地数那些钱。

小姐姐安莉洁偷偷帮着他赚钱这件事被发现了之后,就被辞职了。

安迷修没有哭,因为眼泪倒着流到心里去。

他这回悄悄地去挣钱没给管事的知道,向小姐姐学了一些编织的技巧,自己拿着小树叶练手。他把自己的手工拿去卖,虽然没有安莉洁姐姐做的那些卖的好,但还是可以得到一些钱。

这次攒钱用的时间格外久。

这回他请已经辞职的安莉洁去帮他填写入学申请表,事成之后他可以给安莉洁一些钱。

安莉洁怎么舍得要?她一口答应下来,却把男孩子塞给他的钱转而巧妙地藏进他的小外套口袋里。

安莉洁毕竟是成年人,考虑事情还是更周到一些。她写信给孤儿院,说安迷修是被幼儿园破例收入的,安迷修已经入学,监护人不能强令他退学。

安迷修很感谢安莉洁,安莉洁摸摸他的头,说姐姐已经找到了更好的工作,如果安迷修实在受不了了她可以收养安迷修。

安迷修不想给姐姐白添负担,只能拒绝了安莉洁。

安迷修在幼儿园过得很开心。

一进班,所有孩子都热情地给他鼓掌,只有坐在第一排的格瑞是冷着脸的。

这倒是引起了安迷修的注意。

虽然小孩子们很热情,毕竟只是一时的,自由活动的时候并没有人愿意和安迷修一起玩,全班都分好了小组,就剩安迷修一个人,还有格瑞。

格瑞并不是没人陪他玩,相反,有很多小女生常常红着脸过来邀请他玩过家家,酷酷的格瑞宝贝完全不屑玩这种幼稚的游戏。他老是拒绝人家,所以很多孩子识相地没过去和他一起了。

理所当然的,安迷修只能尝试接近格瑞。格瑞发现安迷修和普通的孩子完全不同 ,并没有那种娇生惯养的任性,于是他们也渐渐熟络起来。

安迷修对游乐区的小木马一见钟情,他从来没见过这种生物,整天让格瑞给他科普“马”这种动物。

安迷修在的区域一般都是没有什么人的。

格瑞倒是很满意,所以经常是安迷修自己一个人骑着木马晃来晃去,格瑞在另一边的跷跷板上玩数独游戏。

幼儿园只管中午饭,放学之后孩子们都是回到家吃香喷喷的晚餐。安迷修不想在孤儿院里吃晚饭,所以每次都留在等待室到很晚,格瑞也在等,因为爸爸妈妈总是忘记来接他。

安迷修最多回去睡觉,绝不愿意在那边多待一秒。

周末的时候安迷修还是喜欢上街去晃,不过手上总是在练习折树叶,他自从见了木马之后立志要拿小树叶折出小马来。

他就是在街上遇见了雷狮。

雷狮六岁了,本来应该在家里安安分分地过少爷生活的,可是他偏不干,在自己六岁的生日会上对全城的媒体自作主张地宣布自己放弃继承雷王星社的权利,骄傲地宣告自己要做星际海盗。

雷王星社长对这种消失了几百年的古老职业嗤之以鼻,叫人去把三小公子带回自己的书房打算好好教训一番,没想到雷狮拉着堂弟卡米尔的手,像两尾灵活的鱼,轻巧地从人群中逃脱。

他们一分钱没拿,只带着雷狮已故的母亲送给兄弟俩的星星头巾和红围巾跑远了。

雷狮不见了。

整个雷王星社出动了所有的人员去找三小公子,却毫不关心与雷狮形影不离的私生子卡米尔的死活。

整个雷王星贵族阶层慌了手脚。

雷狮却和堂弟悠哉悠哉地在街上混吃混喝。

卡米尔长得水灵可爱,常常能吸引一些姐姐和大妈们的注意。雷狮就趁着时候对这些浓妆艳抹的“阿姨”下手。他熟练地顺走她们的钱包,在她们发现之前拉着卡米尔跑路。

卡米尔很聪明,自小就知道雷王星社里的人不待见他,他只好闭上嘴,用自己的小脑瓜去思考问题。所以经常为雷狮出谋划策的人就是还尚年幼的卡米尔。

当雷狮再一次对女孩子们出手的时候,给安迷修撞见了。

旁边卡米尔反应很快,捂着安迷修的嘴给拖到小巷子里去。并告诉他大哥这小子要揭发他们。

雷狮先是和安迷修干了一架,直到两个人衣服变得破破烂烂,雷狮才边骂边道出真相。

安迷修沉默了。

像他这样不安于腐朽宁静的孩子,已经很少见了。

安迷修没把雷狮他们带进孤儿院,但是雷狮一个人带着三岁大的弟弟实在是不容易,所以经常跑回去端走自己那份饭菜给卡米尔吃,虽然量少 ,好歹也是聊胜于无。

周末的时候安迷修和雷狮总会遇见,他们先是哥俩好地打上一架,才互相报告了一下这周的所见所闻。

嘉德罗斯来的时候,踢飞了平时爱欺负人的小鬼头的桌椅,安迷修本来不屑于参与这种幼稚的纷争里去,但对嘉德罗斯“为民除害”的行为表示赞同。

他平时就趴在桌子上偷听嘉德罗斯兴致勃勃地和他新收的小弟讨论动画片。

安迷修在等待室里翻纪录片看,搞得那小孩实在受不了,隔天就带着碟片去幼儿园看。

接下来轮到安迷修去给雷狮炫耀他看过这部动画片了。

雷狮虽然满不在意,可是卡米尔知道,大哥也是很想看的,因为每次安迷修说起剧情,大哥听得特别入迷。

安迷修对现在不知道比以前好了多少倍的生活感到心满意足。

直到格瑞失去了爸爸妈妈,请假了几天,安迷修出于担心,天天在幼儿园门口等着,看格瑞什么时候回来上学。

结果,他不仅等到了格瑞,还等到他心心念念的王子殿下。

动画片里说,独角兽要守护的王子金发碧眼,他长得特别好看,就像每天早上安迷修见到的最美丽的阳光。

结果王子殿下就邀请他去他们家玩,幸福来得太过突然,他差点忘记提醒雷狮这周末不去找他了。

王子对他很好,很温柔,和小姐姐安莉洁一样好。

安迷修决定告诉金真相。
————————————————————————
终于......把他们两个串起来了。诶我不是在旅游吗为什么还在肝文?修仙开始




评论(63)

热度(424)

©刍城 | Powered by LOFTER